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星期天陪我媽去參加同學會,不過可不是普通的同學會,是畢業之後隔了三十一年沒見面的同學會歐,在旁邊偷聽大家講話都覺得好好笑,一些五十幾歲的人七嘴八舌地講著當年誰誰誰的八卦跟誰誰誰的糗事,[想當初我也是這麼清秀的耶!][挖~你以前要是會說現在這種話就不會追不到女生了!][以前我們班那個誰誰誰好多人追,我都要幫他鑑定一下。][奇怪,那個男的都不太跟我們說話,但是怎麼都一直找學長...][阿對厚,他畢業的時候還給我一張卡片...]...叭啦叭啦的,真是有趣。

畢業之後轉行的人也有好多好多,有的人在當牙醫,在郵局工作,當官的,拉保險兼作媒人的(超有趣的,她一直要幫朋友的兒子女兒作媒,還說已經成功促成三百多對了...),真的是很好笑。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AST SONG

●My friends 想い出をくれた友よ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溫州公園,有點異常地,每到了吃飯時間總是人山人海地聚集了大量的人群。

雖然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但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也不禁以誇張的路上蛙式,撥開兩旁的群眾,湊進那群密密麻麻的的人海之中。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偶爾也是需要一些冷笑話來消遣一下,雖然我真心地覺得它們很好笑。

Part I:科技英文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秋天的星空,天上一片雲也沒有,風停止了,只有偶爾幾聲狗叫,劃破夜的寂靜。

深夜,水源校區的角落,像是腳踏車墳場似地,數不清的腳踏車層層疊疊排列得密不透風,被遺棄的,報廢的,違規停車的...都堆在這個角落。一台黑色的美莉達自行車,被生了鏽的金屬大鎖鏈,箍禁在這片腳踏車海之中,它孤單地,寂靜地,默默沈入夜色之中。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一個人活得越久,見識越多,就會發現這世界上真是無奇不有,當然,奇妙的巧合也處處存在著。

某個人突發奇想走進毛線專賣店中選購毛線,要知道,毛線的種類千奇百怪什麼都有,就算是同樣顏色,也有各式不同粗細,不同材質,不同紋路,連羊毛纖維混紡的百分比也不盡相同;而這個顧客在這層層的毛線海裡挑了一種紅色毛線,選購了一種適合的釘板,在店裡的小型毛線教室坐了下來。此時,店門打開,走進了另外一個女人,她在桌子的另外一端坐下來,從包包裡掏出打了一半的毛線,不過當她把東西擺上桌時,桌前的兩人都嚇了一跳。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是集合,其實也只有一篇而已。

話說今天學妹跟學長走在往group meeting教室的路上。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是晴天霹靂,據說我有幾個同位素的標本Nd含量太低而面臨重做的命運,還有我一直很擔心的ET106A2這位小朋友,它的Sr含量也很低,唉,不禁令我想到三樓無塵室加熱板上幾位正在泡硝酸+氫氟酸溫泉的ET106A2的四胞胎兄弟姊妹們,ET219B2,220B,221B,與222B...呃啊啊啊啊啊~~~~~你們要好好加油地活下去啊!!!

實在是有點沮喪,不過沮喪只有三秒鐘...還是認命地做好重做的心理準備,所謂一回生二回熟,這就是人蔘啊。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星星殞落之後我又開始立志當個地質學家,科學家一切都講求證據,就像CSI犯罪現場一樣,所以為了取得證據,明天開始又要泡在無塵室裡面,烤烤標本~加加酸啊~吸吸高濃度的酸蒸汽啊...之類的,真是一種變相的頹廢研究生生活,做實驗並不等於做研究,有時候作完整個禮拜的實驗,又會猛然發現自己這禮拜什麼研究都沒做,就跟吃了胡椒粉湯底的貴不拉機東園關東煮是一樣的空虛。

今天去聽了科隆古樂團的演奏會,巴洛克啊巴洛克,覺得很不錯,不過大概是星期二症候群的關係,所以觀眾們似乎都歸心似箭地頻看手錶,沒有力氣再盡力拍手,於是最後只演奏了一首安可曲便草草結束了(不諱言地,其實我也是這些患了星期二症候群的觀眾之一)。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的小孩子真的是太了不得了。

話說今天傍晚到操場跑步練身體,因為一直維持著龜速前進,所以當我跑完到場邊做收操的時候天色已然是一片漆黑了。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口氣吃完整條COSCO雞肉捲,然後再去跳有氧,嗯,我只能說,真是非常之想吐,阿哈哈。
可是這次去就沒看到在賣印度人紅茶組合包了,虧我一直很想買說...不過水泥袋裝的五十年份三花奶精,還一直存在著歐。
真的是超好笑的。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日子逐漸走到研究所二年級的時候,才開始發現以前為了保持個人生活準則的低調性,有些想做的事情都因此放棄而沒有去做,直到最近才開始想要找回過去失去的一些東西,但是有時候礙於年紀,有些事情卻已經不方便去做了,想到這點就覺得是一件有點哀傷的事情。

不過這種哀傷的氣氛當然不會停留太久,在三秒鐘之後它就像實驗室加熱板上被打開蓋子後的beaker,裡面那些見了光有點無助的岩石樣品一樣,隨著頭頂上呼咻呼咻抽著氣體的排氣管,一起消失在這個世界看不見不知名的某個角落了。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有點太入戲了,自從昨天看了CSI之後,連作夢都夢到自己變成NYPD在查案,come on!

今天發現另一個熟悉的笑點,其實不怎麼好笑。簡單說,故事就是描述當帥氣的驗屍醫生發現our victim的傷口有一些mica,biotite,以及feldspar的殘留,於是因此發現凶器的劇情。

IJ6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